雾霾144小时

作者:孙俊彬 来源:界面 2016年12月26日

对于每一个身在重雾霾区的人来说,内心都是焦虑和艰难的。

石家庄街头执勤的民警。摄影:孙俊彬。

 

从12月16日至21日,京津冀以及周边地区发生了入秋以来最严重的一轮重雾霾天气过程。

雾霾来袭,27个城市启动了红色预警,18个城市启动橙色预警,工业企业停产限产、工地停工、机动车限行,一应措施具上。

此轮雾霾结束后,环保部遥感监测数据显示,灰霾面积为188万平方公里,其中,重霾面积为92万平方公里,全国空气质量日均值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的城市共有90个。

此轮雾霾影响人们日常生活之大超乎想象,也在人们内心投下了巨大的阴影。这种影响目前虽然难以有定量化的描述,但是对于每一个身在重雾霾区的人来说,面对雾霾时,内心都是焦虑和艰难的。

在此轮雾霾中,界面新闻选择在北京、石家庄、保定以及济南等城市的一些市民作为记录对象,他们中有医生、公司高管、生病的孩子,还有小生意人、户外工作的交通协管员、退休摄影爱好者。我们试图通过他们的经历和感受,记录下雾霾下人们生活的各个片段。

 

12月16日 周五,下午 15:00  北京

“你开心了吧?”一位朋友给张卓颖12月16日晚八点的一条朋友圈微信下面留言。

张卓颖这条微信发出的时间,正是北京市政府提前三天发布的今冬第二次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的雾霾“进京时刻”。

她看着留言,心里很是矛盾。

张卓颖是一家专业研发和生产空气净器公司的副总经理,她所在的公司隶属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中国一家重要的军工央企。

中国自2012年开始大面积出现雾霾天气,这为空气净化器生产商提供了新商机,但这也让张卓颖心里难过,因为雾霾越来越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包括她和她的家人。

12月16日早晨,北京的天空还算晴朗,天空还能感觉到一些蓝色。

下午三点,一些新闻记者拍摄的雾霾进京图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被转发,这些图片显示,北京东南方的天空被灰黑色污染物分割成上下两个世界,蓝天和雾霾界限分明。

16下午三点,京华时报摄影记者潘之望在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拍摄的雾霾进京图。

 

此时张卓颖正在公司上班,她知道,雾霾来了。

每当雾霾严重的时候,张卓颖身边的朋友和亲戚就会蜂拥而至找她买空气净化器以及咨询各种问题。她看了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咨询她了。

“因为雾霾对人体的影响不只是对呼吸道,比如说引发哮喘啊等等,最严重和最致命的其实是会诱发心梗和脑梗。”张卓颖统一回复提问说,因为PM2.5是可吸入肺颗粒物,会参与到血液循环,所以雾霾天早晨起来后,会发现自己昏昏沉沉、出现睡不醒的状态。“其实就是因为颗粒物在参与全身的血液循环。”

 

12月17日 周六,中午12:00  北京

今天是周六,醒来时,张卓颖发现已近上午十点钟。

“整个人睡不醒。”张卓颖立刻拿出霾表测量了一下,室内AQI指数已经达到170左右。按照她的经验,室外AQI指数一定已超过400。

她赶紧起床,开始熬润肺的银耳汤,同时打开手机回复各种微信留言、接听手机。

中午12点左右,张卓颖在微信工作群里获悉,公司的一款空气净化器已经卖断货了。

整整一下午,本来周末休息的张卓颖比上班时还要忙碌,她不断回答各种问题和安排各地的发货。

下午4点多,她才抽出时间和在奶奶家的儿子视频聊天,嘱咐他一定不要出门,要多喝水,并全天开启空气净化器。

 晚上8点左右,张卓颖戴好口罩全副武装下楼去实测空气污染程度,结果显示,AQI指数显示为357。

此时,街头已经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不远处的建筑和灯光也显得模糊不清,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但几乎都戴着口罩。

 

12月18日  周日,上午  8:00  保定

孩子咳嗽了一夜,做服装生意的叶小风一早起床给5岁的儿子喂药。

他拉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顿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绝望。窗外灰茫茫的,附近一个正在建设的小区工地上高大的塔吊都看不清楚。

“今天应该是雾霾最严重的一天吧。”他嘟囔着,躺在床上的孩子又咳嗽起来。

他前两天看到河北省气象台预报说,16日至18日,河北省气象扩散条件会逐渐转差,其中18日局部地区将出现严重污染。

给儿子喂完药,他对正在起床的妻子说:“今天还是给孩子告假吧,不去幼儿园了。”

妻子点头,随即打开手机,通过微信向老师请假。

上午8点时,微信家长群里热闹起来,一个送孩子去幼儿园的家长说,今天有小一半的孩子都没有去幼儿园。

很多家长都在群里说,自己的孩子咳嗽厉害,吃了很多药效果也不明显。

“全球这个最脏的城市真没法活下去了。”一位家长抱怨着说,自己的孩子已经咳嗽快一个月了。

晚上时,儿子的病情未见好转,叶小风咨询一位认识的医生朋友,对方告诉他,孩子的症状就是雾霾引起的干咳,空气好了病自然也就好了。

临睡前,他和妻子商量,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孩子去海南躲避一段时间。

妻子同意了,决定后天自己带着孩子去南方。这个晚上,儿子还是一直咳嗽,但想到孩子后天就可以去南方呼吸道干净空气,叶小风心里安定了很多。

 

12月19日  周一,上午8:15 石家庄

早上8点15分   石家庄裕华区石府小区11号楼301室。

一阵缓慢的金属摩擦声,屋子西南边的玻璃窗早上被准时推开。

“呀,空气太糟糕了”,72岁的王汝春回头朝老伴赵素贞说道。

“是啊,拍完赶紧把窗关了吧”,老伴回答说。

王汝春在电脑上整理着他拍摄的雾霾照片。摄影:孙俊彬。

 

窗外往西半公里左右,石家庄万达广场高100米的商业大楼身在雾霾之中,几乎看不到其顶处,整个楼体看起来如一块幽暗的矩形柱体。

小区的其他楼房尚在能见度之内。楼下,上班的人们几乎带着口罩,步履匆匆。

“咔嚓”,“咔嚓“,王汝春手中的佳能相机快门响了两声,随后窗门很快被关上。

拍雾霾按下快门的这个动作,王汝春已经重复了1080多次,石家庄3年来的天气纪录也被完整地保存在相机的内存卡里。

“去年全年365天没落下,今年缺了几张”,王汝春说。

距离窗台不到20米的松树,在王汝春以前拍的照片里,它还是一颗小树苗,背景的天空很蓝。今天早上刚刚拍的照片里,这颗松树已经长到4米多高,但却笼罩在一片雾霾中。

每次拍完照片,王汝春都会打开电脑,登录河北省空气质量自动检测及发布系统,查询当天空气质量指数。

今天也不例外,打开电脑看了数据后,他拿起笔,慢慢走到书房的挂历旁边,在当日页上标注上:严重污染,AQI:442。

王汝春是一名国有粮油厂退休职工,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3年来,他坚持用相机定点定时记录石家庄的雾霾状况。为此,石家庄环保局给予他一个“环保达人”的称号。

每个月结束时,王汝春就会统计该月份的空气状况。

“这个月到今天只有两天是良好的”,王汝春把结果告诉老伴。

“冬天好天气少,每年都这样”,老伴说。

“是啊”,王汝春接完话茬儿站起身。

“你别出门啊”,老伴叮嘱道。

“知道了”,王汝春两手插着腰间,身体摇了摇,望着窗外回答。

 

12月19日  周一,早晨 8:00 北京

今天是本轮重污染天气过程的第四天。

此前三天,河北的石家庄、保定、邯郸以及河南安阳等地先后遭遇“霾伏”,PM2.5爆表,但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徘徊始终徘徊在二三百之间。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内科医生魏敏(化名)和往常一样,早上8点前就赶到了医院。

今年已经63岁的魏敏头发已经花白,戴着纱布口罩。她本已退休,后又被医院返聘回来。

北京儿童医院分诊台前的人群。摄影:谢玉娟。

 

8点整,导诊台开始叫号,她繁忙的一天开始了。这几天,她明显感觉到来看病的小孩子增多了,很多孩子在不断的咳嗽。

“呼吸道感染的很多。”魏敏说,这次病毒性的多、过敏性感染的也不少,主要原因是空气不好。

每隔半小时,护士就会进来将一摞新收的病例放在她桌上。生病的孩子来了一个又一个,她一上午几乎没有停歇的时间,也没顾上喝一口水。

在魏敏的印象中,几年前还没有像今年这样持续这么久的呼吸道疾病高峰期。一般二十多天就过去了,今年从十月持续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

“空气不好,呼吸道感染的就多,过敏性的疾病更厉害。”魏医生说,她自己就是过敏性咳嗽,今天,嗓子感觉很不舒服。

 

12月19日 周一,上午 10:00  北京

“看,我杵这儿就一人工吸尘器。”灰蒙蒙空气中,48岁的交通协管徐立林伫在北京西单十字路口一端,盯着南边路口的红绿灯。荧幕上数字颜色一变,徐立林立即扬起手中彩色三角旗,十多辆等候的电动车即刻随车流涌动,一头扎进道路另一端的雾霾中。

灰浓的雾霾抹去了北京这段繁华地段诸多细节,对面街道的行人和车辆,如西北向260米外红底白字的“君太百货”、南面300米大楼上“华电大楼”字样都已经看不清楚。大多行人的表情也掩盖在口罩之下。

即使浓霾之中,徐立林身上的橙色荧光马甲也十分显眼。这处十字路口的四个端口上,各有一位穿荧光马甲的交通协管,除了维护交通,他们还时常承担人工导航的责任。一位戴棉口罩的姑娘小跑到徐立林面前,字音含糊说了一大串,听得徐立林满脸疑惑:“你说啥?”重复两遍未果后,这位姑娘终于扯下脸上的卡通口罩:“师傅请问朝阳大悦城怎么走呀?”

“戴口罩不方便,尤其我们交通协管。再一个,我也没觉得这东西有用。”徐立林眉一拧,咳嗽清了清嗓子。由于长期户外工作,徐立林总觉得嗓子有些不得劲儿,但为了方便说话,他坚持没戴口罩。

徐立林的家北京市延庆区,那里的空气质量一般情况下要比西单要好得多。每天凌晨4点出门,他用十分钟步程走到公交站,再坐公交车从延庆到达德胜门公交站,然后赶在7点上班前到达西单这个路口。

下班后,他又按照来时的线路回到延庆的家里,“城里吸一肚子霾和尾气,再回村里洗个肺。”徐立林说。

 

12月19日  周一,下午14:00  北京  

28岁的安娜(Anna)抱着艾丽莎(Alisha)坐在北京儿童医院三楼呼吸科门诊的休息区,两个人都戴着口罩。此时医院大厅里问询处、挂号处以及诊室前挤满了人,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室内人声嘈杂,空气浑浊。

根据环保部的数据,昨天中国中东部地区重霾的面积扩大到了62万平方公里,这比安娜的祖国乌克兰的面积还要大。

安娜现在是个全职太太,丈夫是北京人,在一家培训机构工作。她们相识于乌克兰。几年前,她跟着丈夫一起回到北京生活。

女儿艾丽莎今年2岁,她有气无力地趴在安娜怀里。一周前她开始咳嗽,后来被查出有肺炎。这是她今年第一次生病。

北京儿童医院人满为患。摄影:谢玉娟。

 

安娜几天前带着艾丽莎在房山的医院拍了片子,拿了药。医生给开了些抗生素,但安娜对抗生素很抗拒,尤其是给两岁的孩子吃。

“她现在晚上已经不怎么咳了,血检结果我觉得还好,所以想看看能不能不吃抗生素来治疗。”安娜说。

她们一早从房山赶来,到医院时,呼吸科已经没有号了。但还算幸运的是,她挂到了内科的专家号,由一位副主任医师给艾丽莎看诊。

儿童医院室内空气很闷,温度也高,坐了没多久艾丽莎头上就冒汗了。

“我不能确定她的咳嗽、肺炎是不是和雾霾有关,但北京的空气质量真是糟糕。”安娜说。

安娜家里现在有四个病号,她和艾丽莎以及艾丽莎的爷爷奶奶都生病了。她是发烧,爷爷奶奶是咳嗽。

她们住在房山的一套两层别墅里,家里买了三台空气净化器,她们正在考虑再买一个。

医生告诉安娜,艾丽莎的白细胞含量有些高,要想确切地知道原因,还要明早来抽血化验。

“这跟加湿器有关系吗?”艾丽莎的爸爸在一旁问。

“加湿器不好说,主要是空气吧。”医生回答。

“没有空气好的地方,车里、家里、幼儿园都一样。”安娜说。

19日晚间,北京的AQI一度飙升到400多,北京空气污染进入严重污染级别。

 

12月20日 周二,早晨  7:00  北京

12月20日,雾霾还在持续。

一早,敏感体质的张卓颖皮肤开始过敏,额头发痒,而且出现了一些小疙瘩。她知道,空气中的污染源并不是单纯的小颗粒物,而是油胶状有机物和无机物的组合,这将诱发她这样敏感体质的人出现过敏症状。

12月20日北京早晨的太阳。摄影:周小飏。

 

她的儿子平时身强体壮,但现在也一直咳嗽不断。儿子班上的同学有近1/3在家病休,很多症状都是咳嗽。

生意倒是好。空气净化器销量如井喷一样,每天能从她手里卖出70多台。

她记得自己破纪录的销量是在去年圣诞节。那一天,她卖出去300多台空气净化器。

每次雾霾严重的时候,各种平时不联系的朋友都会冒出来咨询她,搞得她应接不暇。去年圣诞节,她不得不关机24小时。

这几天的形势也堪比去年,她抱怨说:“国人的消费习惯就是这样,等到觉得难受了,才着急”。

 

12月20日 周二,上午 8:00  北京

“师傅师傅,请问华电大厦哪儿啊?”一位戴3M白口罩的小伙跑来问道,徐立林手朝东南一指,脱口而出说“瞧见了吗?”

若往日,哪怕问路人视力有些问题,也能清楚看到300米外大楼上“华电大厦”四个大字。

今天他说完,随即感到有些尴尬,徐立林手指向的位置灰蒙蒙一片。愣了几秒钟后,徐立林叹了口气说:“这样,您先过地下通道,然后穿过马路,再往南走会儿就到了。”

此时,北京局地能见度不足50米。北京当日凌晨pm2.5浓度一度达到467,悬浮的大量污染物甚至阻碍了太阳的光线。

当天受重霾侵袭的不止是北京,京津冀部分城市监测点PM2.5浓度突破1000微克/立方米,多地空气质量指数(AQI)“爆表”。全国24城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响应,超过七分之一国土被霾笼罩。

一直标榜着“非典也没戴过口罩”的徐立林,今天老老实实戴上了口罩。

“这人年纪大了,就惜命。”徐立林扯了扯绷在脸上的口罩说。

协管员徐立林的同事每天要从延庆赶到西单路口执勤。摄影:刘诗蕾。

 

这两天道路格外畅通,街道车辆明显减少。这归因于北京今年首度启动的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机动车实施“单双号限行”。

比起堵车,更让人心焦的是雾霾引发的交通事故。尽管每辆车都开着雾灯小心翼翼行驶着,事故也似乎很难避免。因此,一到雾霾天,徐立林所在的区域就要腾出人手去其他路口执勤,6人轮换成了4人轮换。早上7点到下午1点期间换班3次,一次休息20分钟。

终于,替班的来了。和同事口头交接了下工作后,徐立林赶紧脱下荧光马甲,拿起水杯快步走进一旁的中国银行。

刚进服务大厅,徐立林就摘下口罩,深呼吸了一口气:“可算能呼吸了,这儿空气好,应该有空气净化器。”

今年空气情况比去年好,这是徐立林刷微信朋友圈得出的结论。在北京,天气成了朋友圈永恒的主题,不论是雾霾还是蓝天。和去年相比,今年朋友圈里的蓝天刷屏明显少了,徐立林笑眯眯总结道:“今年天还是好些了,没有一蓝天就朋友圈全刷屏,神经质一样。”说罢接着对瓶口吹吹气,又抿了口热水。

“等下!”正喝水的徐立林猛一抬头,表情疑惑地说:“是不是这说明,其实蓝天更少了?”

 

12月20日  周二,上午 9:00  北京

早上七点多,安娜和丈夫开车带着艾丽莎从房山赶往市里的北京儿童医院化验。

今天几乎是北京市雾霾最严重的一天,大雾、霾预警双发,局部地区能见度不足50米。雾霾像一头巨兽,吞噬了高楼大厦和路上的汽车、行人,整个城市模糊不清。

安娜看到新闻说,早上,受大雾和霾共同影响,北京取消了169架次航班,北京京昆高速、六环等多路段被封闭。由于高速封路,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安娜足足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

她们九点到达医院时,大厅里已经人头攒动。呼吸科照例没有号,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后,安娜挂到了一张内科普通号。随后,她带着艾丽莎去抽血。

静脉采血室外面的休息区也坐满了人,一些没有座位的家长抱着孩子挨着墙边坐着。安娜在这里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轮上艾丽莎抽血。医生告诉她,化验结果要下午三四点才能出来。

“艾丽莎不舒服,我也不舒服,我们决定先回家去,明天再来拿结果。”安娜边说边咳嗽着。

北京儿童医院的门诊大楼。摄影:谢玉娟。

 

12月20日  周二,下午1:30  石家庄

繁华的长安区中山路。

太阳若隐若现。在中山路和平安大街的红绿灯口,开车和骑着摩托车的人们挤在一起,很难完全看清楚对方的面孔。路口旁边的工地早已停工,地面被蓝色网纱遮盖起来。不远处勒泰中心高楼群在逆光只下剩下轮廓和暗影。

27岁的刘非(化名)开着摩托车穿梭在这一带,他没有带口罩。

刘非是一名快递员,身材魁梧,发际线超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高度。他负责的地段为中山路勒泰中心附近一带约700米范围内。

今天,刘非从微信上看到,石家庄雾霾持续爆表,一些监测点的pm2.5指数破1000。

两天前,公司工会给员工发了口罩,但是他不愿意戴,因为电话太多,戴上口罩接电话很不方便。

爬上一栋6层楼高的楼去收一个快递,他已经气喘吁吁。

刘非每天大约收送45个快递,总行程在20公里左右。

“不能太大口喘气,喉咙不舒服”,他说。

“明天能到吗”,客户问。

“不一定了,这种天气高速路可能会封,那就不好说”,刘非回答。

受雾霾影响,石家庄高速路面能见度不足50米,从19日下午4时开始,全市周边高速路口陆续封闭。20日当天,石家庄正定机场共有75个进出港航班取消、44个航班延误。

“无论陆运还是航运的快件,只要是冬天,我都不敢跟客户保证什么时候能到”,刘非笑着说。

12月18日,石家庄一个餐厅里,人们还在用餐,窗外被雾霾笼罩着。摄影:孙俊彬。

 

下楼后,刘非迅速开动摩托车,很快消失在灰蒙蒙的大街上。

 

12月20日 周二,下午  17:00  北京

魏敏的诊室开着门,她被一群焦急的家长团团围住。正在看诊的小男孩哭的很凶,看来对打针输液很抗拒。

魏敏问了病情后,诊断他得的是肺炎。开完药后,小男孩被抱了出去,头上还贴着一片退烧贴。

诊室内,一对姐弟不断打闹,姐姐12岁,弟弟只有4岁,两人边打边咳。一位年轻的爸爸怀里抱着孩子看向窗外,外面院子里停满了车,远处是一片朦胧的灰色。

下午来看诊的最小的孩子出生不到两个月,他被毯子裹的严严实实。头上还留着输液的留置针头。

到了下午3点半,诊室里没有病人了,魏敏才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她活动了一下身体,说:“今天好多了,昨天都没有休息的时间。”但仅仅半分钟后,一位焦急的家长抱着孩子进来,她又不得不忙碌起来。

下午五点,下班时间了。魏医生轻扶了一下腿,说,“坐一天腿都发胀,坐着起不来了。”

此时屋外的光线更加灰暗,能见度也越来越低,远处的高楼和车辆都消失不见,雾霾像要吞噬掉了整座城市。此时,空气质量指数显示为421。

 

12月21日  周三,凌晨 6:00  济南

昏暗的灯光下,王翠云突然停下手中不停挥舞的扫帚,两只手撑着扫帚,小心翼翼地直起腰,用手把普通的白色棉质口罩使劲往上推了推,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快速地抹掉额头上的汗水。

此时是12月21日早晨6点钟,济南市的AQI指数为480,路灯在雾霾的包围下,散发出昏黄的光。

58岁的女清洁工王翠云已经在济南市经十路上清扫卫生半个小时了。

12月20日晚间,山东继续发布大雾霾红色预警,济南城区中小学、幼儿园21日停课一天。此前从19日早晨济南城区AQI指数从200多逐步攀升,截止19日晚间21点突破500。20日全天济南城区AQI指数在500左右徘徊。

雾霾锁城,大家都尽量减少了户外活动。

“现在都晚下班了”王翠云苦笑一声,继续舞动着手中的扫把,“济南在评卫生城市,最近每天都是下午5:30下班,下班早了扣50块钱”。

“不过前几天给我们发了2个防霾口罩,我的洗了没有干,所以带了个普通的口罩。”说话间她又把口罩往上推了推,只是这次没有直起腰,低头继续打扫着。

扫帚带起的灰尘在雾霾中很难察觉,但是口罩盖住鼻孔和嘴两处地方在慢慢变黑。

济南的凌晨,空气能见度不足百米。摄影:李超。

 

6:30分,王翠云已经打扫了自己500米任务路段的一多半。透过昏黄的空气看到王翠云的脸变得有些微红,额头已出现汗珠。“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每天都要换洗”说着她直接把口罩拉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快速地吐出来,“太憋得慌了”。

“每天在马路上呼吸汽车尾气,已经有抵抗力了,所以对于雾霾反应不是很大,即使现在每天在户外要坚持10来个小时。”王翠云摸一把头上的汗不以为然地说着。

休息了大概3分钟,王翠云戴上口罩,拽了拽厚实的橘黄色的工服,把装有工具的电动三轮车向前推了大概30米,继续打扫着路面。大概7点钟时,王翠云将最后一簸箕垃圾倒入垃圾桶,凌晨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

“得赶紧去超意兴快餐店去吃饭了,7:30就要上岗,还有人检查,”王翠云迅速将工具放到车上。骑上电动车朝不远处的一家快餐店驶去。

 

12月21日  周三,上午 10:00  北京

起了个大早的安娜今天很顺利地到达医院、排号、问诊。在她忙完这一切准备离开时,才上午十点钟。

医生说,艾丽莎的病是病毒性感染,给她开了点药。现在艾丽莎已经不发烧了,只是偶尔咳嗽。人也比前两天有精神了。

在她们即将离开时,医院忙碌的一天似乎才刚刚开始。

二楼分诊台前的家长越来越多,他们要把自己排的号送到分诊台,等待叫号。他们排了歪歪扭扭的三四队,站出去十几米远,远远看去还是乱糟糟的一团。旁边的保安不停地喊着,要求不遵守规矩的家长不要往前挤。排队的两位家长还因为位置的问题吵了起来,为本来已经乱哄哄的医院增添了一份嘈杂。

安娜担心,因为雾霾的原因,艾丽莎的咳嗽很难痊愈。“她还有肺炎,恐怕得养两三个月才能好。”安娜说。

好在有好消息,新闻里说,今晚,北京市将解除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受冷空气影响北京的空气将好转。

但令人担忧的是,天气预报说,短暂的好空气后,新一轮污染天气又将席卷京城。

 

12月21日 周三,晚上 20:00  保定

关上店门下班时,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

车驶上南二环时,叶小风看到雾霾炮车还在街道上作业,巨大的喷雾炮口对着空中喷洒着微米级的液雾。不断也有洒水车开过去,干燥的街道顿时变得湿漉漉的。

但叶小风并没有感觉到这一切带来什么效果,他反而觉得空气更加糟糕。雾越来越大,他闻到有股烧焦的味道飘进车内,他咳嗽了几声,并下意识地按下车内的空气内循环按键,才感到稍许的安慰。

当天,保定市的空气质量指数(AQI)达到了436。叶小风清楚,实际数据肯定比这个要高。

刚打开家门,妻子的电话就从海南打过来了。

“儿子的咳嗽好多了,他每天都很开心。”妻子说。

叶小风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

妻子还告诉他,自己看上了一处房子,离海边很近,价格也不是很贵,她想买下来,如果北方的雾霾继续恶化下去,可以举家搬迁过来。

叶小风知道,他身边的不少朋友都在海南买了房子,一到冬季,就会带着老人和孩子去躲避雾霾,还有不少人干脆彻底移居过去了。

叶小风有些犹豫,毕竟家在这里,生意也在这里,如果去海南,意味着一切都要从新开始。

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时,他看到自己的朋友圈里朋友们都在抱怨着保定糟糕的空气,很多人都在打算去南方。楼上的一个邻居刚刚装修好了房子,就准备把房子卖了,去长三角的一个城市定居。

这让他下定了决心,他在微信上告诉妻子,等忙过这几天,他去海南一起把房子买下来。

这一晚上,叶小风感觉睡得很香,嘈杂的空气净化器都没有干扰到他。

原文作者:孙俊彬、李超LC、周小飏、刘诗蕾、谢玉娟、赵文祺,界面

环球医讯, www.huanqiuyixun.com, 微信公众号: huanqiuyixun, 更好医讯,更多健康!

标签: 雾霾污染
相关文章